遵义战役中,敌方的战略意图及兵力部署是什么?

关雉网 2019-01-20 07:46:15

红军在二占“遵义战役”中取得的重大胜利,狠狠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,大大鼓舞了红军士气。为了扩大战果,加强作战指挥,三月五日中共中央军委成立了“前敌司令部”,由朱德任司令员,毛泽东担任政治委员。作战指挥统由“前敌司令部”负责。当天,“前司”首长于鸭溪镇发布作战命令。意图是乘遵义天捷的声势,先在鸭溪、长干、枫香之间给敌人以重创,歼灭周浑元纵队的谢溥福(5师)、肖致本(96师)两师以扩大战果,为下步行动创造条件。因此,连日命令红军四出寻敌作战,几次在长干山、坛厂一线设伏诱敌,部队活动异常频繁。

蒋介石及其将领对此感到困惑不解;蒋介石一会说红军“尚欲盘踞西南地区”,一会又说:“似有东窜乌江之势”;最后得出结论是:“红军徘徊此绝地,乃大政方针未定的表现。”但不久,蒋介石又获得红军有“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根据地”的情报,才似乎找到了红军在长干、鸭溪一线“徘徊”的真谛。因此确定,集中兵力,加强防堵,以便将红军“歼于遵义西南、巴黔大道一线”,并据此作了调整:

(1)徐源泉部的48师及新三旅,除留一部分守黔江外,主力全部调到水至滩一线,防守乌江下游东岸,住红军入湘道路

(2)湘军的15、23、63师,除留一部守备松桃、酉阳、秀山外,主力亦调至乌江沿岸,重点部署沿河至思南一线;

(3)吴奇伟的53师残部则由远移到石阡,策应乌江守备部队;

(4)川军的郭勋祺部由桐粹向遵义攻击前进;

(5)滇军孙渡部即向打鼓新场(今金沙)、平桥坝一线集结待命;

(6)黔军部署于打鼓新场(今金沙)以东之水、西安塞地域;

(7)周浑元纵队,在长干,坛厂一带,一面构筑工事,加强防堵,一面派遣轻装部队,对红军进行骚扰性攻击。

蒋介石的如意算盘是:一面将红军束缚在遵义西南地区,一面逐步调集部队,次第压缩,实行分进合击。

但是,红军并未如蒋介石所料,坐等敌人合图,而是不断向长干、枫香及其邻近地区出击,特别是红三军团,按照军委部署,反复向驻守西安塞、泮水之敌实行攻。这再次使敌人陷入扑朔迷离之中。蒋介石重施五次“围剿”故伎,命令各地兴建碉堡,设置“封锁线”,以静待变,妄图伺机消灭红军。

当各地正迫群众备料修建碉堡时,蒋介石又作出红军“有西窜,或先与周纵队决战后再南压迫贵阳”的判断,并作出新的部署:

(1)吴奇伟纵队仍留乌江南岸,红军如西行,吴兼程紧追:如红军与周浑元纵队接触或对峙,吴则渡江击红军侧背;

(2)周浑元纵队仍在长于山地域,暂取守势,如红军西行,则配合吴奇伟向黔西“兜剿”。以后,周、吴两部即按这一部署进行了调整。但是,当时红军的行动意图既不是向西,更不是向南,而是更大规模的调动敌人,伺机再次予以重创。因此,直到三月十三日,周浑元在给蒋介石的电报中还说:“敌之真正意图,尚不十分明瞭。”因此,进退都难以决断。

相关Tags:遵义战役

2万+
点赞

相关阅读